NiPERA的研究改变人们的思想

Christian Schlekat 博士引领下的镍生态毒理学研究的新认识
by Virginia Heffernan
镍杂志, 2007年6月 -- 对于工业研究组织来说,要改变最高层次的环境法规制定者的思维是一个难题。但镍生产商环境研究协会(NiPERA)的Christian Schlekat 博士和他的研究团队则摆脱了种种怀疑论调,做到了这一点。

镍协会的分部NiPERA 通过对客观公正和需经同行评议的科学研究项目的管理,已经说服丹麦有关当局使其认识到他们制定的镍在天然水和土壤中的“安全”浓度范围过于保守,这种保守是不必要的,未能反映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丹麦是欧洲镍风险评估方面的法规制定者。

2006年12月,NiPERA所主持的研究,其直接结果是丹麦人批准通过了水中镍的预期无影响浓度值(PNEC)从1.3微克镍/升增加到5—29微克镍/升。同样,土壤中镍的PNEC值从0.8毫克镍/千克增加到4—97毫克镍/千克。这些新的浓度范围取决于水和土壤化学成分,它们将被纳入未来的欧盟法规立法之中。

负责NiPERA环境项目的Schlekat 说:“发展我们与丹麦有关当局相互信任的关系使我们走到了今天。”他把风险评估过程的进展看成他职业生涯的一个亮点,“当我们于2006年12月完成关于水和土壤的章节时,我们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Schlekat 1964年出生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就对野生动植物特别是污染对野生动植物的影响感兴趣,立志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尽管当时这个领域尚待建立。
“我不得不努力地将我的抱负与现实相结合,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环境毒理学还不是一门明确的学科,”Schlekat说,“它和我一起成熟”。

Schlekat大学时修读生命科学,1986年获得俄亥俄克利夫兰凯斯西储大学生物学学士学位并兼修化学,随后在南卡罗来纳大学继续深造获得海洋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硕士学位、环境健康科学博士学位。
“直到取得硕士学位我才对该领域有更深了解,随后的发展就快得多了。” Schlekat回忆说。
现在他热衷于将他的知识和环境价值观传授给他的孩子们,5岁的Katrina和3岁的Donovan。他最喜欢的消遣是和孩子们在北卡罗来纳的海滨散步,讲解各种生命形式。

然而,向持怀疑态度的法规制定者解释镍在环境中的演变及其对环境的影响是一个很大的难题,需要对风险评估和镍的生态毒理学有深刻的了解和对数据差异的认识能力,这正是Schlekat的强项。
他能够影响欧盟的法规制定者,例如,他向有关机构说明生物利用率未被纳入镍的风险评估并开发出一种纠正这一遗漏的方法。

生物利用率是很重要的,因为根据水质和土壤化学成分的不同,它们对镍的允许含量也不同。例如,粘土比沙土更容易吸收镍,所以进入到植物和其它有机体中的镍量就比较少。新的PNEC浓度反映了这个事实,粘土中允许的镍含量高于沙土。

Schlekat说:“这类似于汽车限速的设定,基本的原则是保护驾驶员而不管道路的类型,但人人都承认可能在高速路上开得较快比在城市街道上更安全。”

采用这种所谓的“生态区域”方法制定法规,在欧洲具有典型性的地表水和土壤系统测得的水化学和土壤化学数据,可在具有类似化学成分的其他真实系统中采用,给出安全的镍含量范围。
“这是欧洲立法过程的一个突破,”Schlekat说,“它使地区的立法机构能够设定适合于特定区域化学成分的安全镍含量”。

但他强调,对于正在进行的局部性和国际性工作而言,欧洲的风险评估不应当被看作是既成事实,而是临时框架。

尽管就环境法规而言评估工作将会有立即的结果,但它仅仅是为欧洲新的化学品政策的出台创造了条件。现存物质风险评估的结果将通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Schlekat说,在风险评估项目之下开发出来的方法将具有全球相关性。挑战在于将这些方法的技术特性传达到其它法规体系管辖区域并根据不同地区政策和生态上的差异进行修改。

Virginia Heffernan is a Toronto-based freelance science writer.

Photos: Dr. Chris Schlekat.

Dr. Chris Schlekat

新闻中心

创建时间:2008-11-13 07:53